· 您的当前位置——时事述评

美日韩三国同盟化动向
(2010/12/15)

 

 2010年11月23日,朝韩延坪岛炮击事件发生后,东北亚地区政治和安全局势骤然紧张。美日韩在军事、外交和情报方面迅速加强联系,俨然形成一个“三角同盟”,东北亚的紧张态势也因此进一步加剧。

2010年:东北亚局势骤紧

冷战结束以来,东北亚局势围绕朝鲜半岛问题变幻莫测,时紧时缓,朝鲜与韩国虽然曾一度握手言和,但也多次发生严重的军事冲突。1999年6月15日,朝韩军舰发生了自1953年朝鲜战争结束以来的首次交火,一艘朝鲜战舰沉没,双方均有伤亡。此后还发生数次零星的交火事件。2002年6月29日上午,朝韩海军舰艇在朝鲜半岛西部黄海海域的延坪岛附近发生交火冲突事件。一艘韩国高速艇被击沉,包括艇长在内的4人死亡,19至20人受伤,1人失踪,朝鲜方面有一艘警备艇被击中起火,据估计有30多人伤亡。这是1999年后两国间最大规模的一次军事冲突。2009年11月10日,朝韩海军在西部海域再度发生交火。

进入2010年,朝鲜半岛先后发生“天安号”事件和延坪岛炮击事件,致使半岛紧张局势升级。3月26日晚,韩国海军“天安号”警戒舰在朝鲜半岛西部海域白翎岛和大青岛之间巡逻时因发生爆炸而沉没。为查明“天安号”沉没原因,韩国成立了军民联合调查团,除韩方人员外,调查团还包括来自美国、澳大利亚、英国、瑞典的24名专家。5月20日,韩国公布正式调查结果,认为是“朝鲜小型潜水艇实施的鱼雷攻击”导致了“天安号”警戒舰沉没。朝鲜国防委员会随即发表声明,拒绝接受这一结论,并要求派团到韩国核查证据,但这一要求遭到韩国拒绝。5月24日,韩国总统李明博对国民发表讲话,要求朝鲜就“天安”号事件道歉,禁止朝鲜船只进入韩国领海,中断朝韩贸易、合作与交流,并打算把这一事件提交联合国安理会。此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向朝鲜施压,美韩还举行多次以朝鲜为假想敌的联合军演。11月23日,朝鲜向韩国一侧的延坪岛附近海域发射200多枚海岸炮炮弹,其中数枚落在有居民居住的岛上,导致60至70栋建筑起火或受损,至少1名韩国海军士兵死亡,13名军人和3名平民受伤。作为反击,韩国向朝鲜一侧发射了80多枚炮弹,并紧急派出空军F-16战机赶往延坪岛上空。为了震慑朝鲜,美韩继续举行联合军事演习,朝鲜则视演习为“侵略战争的预演”。“天安号”和延坪岛炮击事件,持续半年多的美韩、美日连番军演,使东北亚在这一年中一直处于高危状态。

除了朝鲜半岛之外,相关国家间的领土领海争端也增加了东北亚紧张对峙态势。中日在钓鱼岛问题上的争端一度点燃了两国国内民众的对立情绪。9月7日,在钓鱼岛海域附近,日本海上保安厅两艘巡逻船与一艘中国渔船发生碰撞,日方随即控制了中国渔船,并以日本国内法为依据逮捕了中国渔船船长詹其雄。中日外交战和民间的对立情绪也因此事不断升级。日俄两国也因俄罗斯总统登上北方四岛而发生外交争端。作为回击,12月4日,在日美军演的第二天,日本外相前原诚司乘坐海上保安厅侦察机,对北方四岛进行空中视察,俄罗斯外交部嘲讽道,完全不反对日本政治家从他们的领土远眺俄罗斯的美丽风景。紧接着,12月6日俄罗斯也来了一回空中视察,两架俄空军伊尔38远程侦察机,在上午突然接近日本海的上空,盘旋飞行数个小时,迫使正在进行的日美联合军演一度中断。

2000年朝韩举行首次首脑会晤曾经给半岛和平带来一线希望,然而,经过十年的经营,半岛局势非但没有取得更大突破反而出现重大倒退,这不能不令人深思。

美日韩加紧联合步伐

美日、美韩军事同盟并非新产生的事物。自二战结束以来,美国通过海外驻军、签订防卫协定等方式,实现了在亚太地区的长期军事存在,也逐渐形成了美日韩军事同盟体系。通常所说的美日韩军事同盟由两个相对独立的部分组成,即美日同盟与美韩同盟,两个军事同盟各自内部联系紧密,但两个军事同盟之间却较为松散,平时美日韩三国之间一般也仅就朝核问题进行工作级的防务磋商。每年美日、美韩之间都会进行多次大规模军事演习,但美日韩三国从来没有一起举行过真正意义上的军演。

然而这一切在2010年有了微妙变化。“天安号”和延坪岛炮击事件,为日韩弥合因历史问题造成的不信任提供了契机,也为美日韩加强同盟合作提供了绝佳机会。8月10日,日本首相菅直人就日本过去对韩国实行殖民统治道歉。11月14日,菅直人与李明博签署一项文物移交协议,日本将向韩国移交殖民统治期间掠夺的一批古书。这批古书共计1205卷,包括记录朝鲜王朝祭礼、王室贵族婚礼等活动的《朝鲜王室仪轨》,现保存于东京宫内厅。道歉与归还古书虽然无法完全消除韩国的历史心结,但拉近了两国关系。

美日、美韩两大联盟的合作也有新动向,即相互派观察员参加对方的军事演习。7月25-28日,美韩在韩国东海水域举行了代号为“不屈精神”的联合军演,包括“华盛顿”号在内的20艘战舰,以及F-22战斗机在内的200余架战机和8000名军人参加此次演习。日本也派出观察员参加了军演。11月28日,韩美联合军事演习在黄海海域举行,美军派出“乔治·华盛顿”号核动力航母、9600吨级巡洋舰及9750吨级驱逐舰参加演习。韩军也投入7600吨级“世宗大王”舰、两艘4500吨级驱逐舰以及巡逻舰、护航舰、战斗支援舰和反潜飞机等参加演习。12月3日,日美开始进行为期8天的军演,这是两国自1986年以来第10次举行联合实兵军事演习,也是双方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联合演习。4.4万名官兵、60艘舰艇、400架飞机参演,规模是刚结束的美韩军演的6倍。演习以日本遭遇军事攻击为假想,日美进行联合应对。值得注意的是,韩国派出军事观察员参加了此次美日军演。除了军演,美日韩还加强了外交政策协调。12月6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韩国外交通商部长官金星焕和日本外务大臣前原诚司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三边会晤。会晤结束后,三国外长发表了联合声明指出,三国将在与朝鲜相关的问题上保持和加强协调与磋商。

三国同盟化面临的主要问题

美日韩加强三边同盟关系,各有各的想法。随着中国实力增强,奥巴马政府感受到中国在东亚地区影响力日益上升,而美国因把主要精力用于反恐战争,使其无暇顾及东亚而导致在该地区领导力下降,因此提出“重返”亚太的战略,虽然美国从来没离开过亚太。基于重返的需要,美国方面非常乐意看到“三国同盟”的出现,因为这更符合美国的利益。但是要想让这个联盟成为现实,难度还很大。美日韩在朝鲜半岛问题上的根本利益并非完全一致,暂时的危机并不能完全化解彼此深层次的矛盾。

首先是韩国和日本之间仍陷于难以弥合的历史纠结之中。日本从历史上一直就在“觊觎”朝鲜半岛,而且日本并未完全在历史认识问题上取信于韩国。这次美日联合军演邀请韩国以观察员身份去参加,但是当日本人拉着美军搞岛屿防卫演习的时候,韩国军官拒绝观摩,原因很简单,因为韩国和日本之间现在也有岛屿主权争端。12月中旬,菅直人针对朝鲜半岛局势白热化的状况,口不遮拦地声言,日本政府正考虑在朝鲜半岛出现紧急事态时派遣自卫队前往韩国,营救在韩的日本侨民。菅直人此番言论引来韩国舆论的强烈反应,称菅直人想趁朝鲜半岛紧张之际“浑水摸鱼”,韩国官员则批评菅直人的“发言太有失谨慎”。可见,韩日之间的疙瘩解不开,这个三国军事同盟就搞不起来,

其次,随着日韩综合国力不断增强,两国都不大甘心只给美国人当小兄弟。他们只有在面对危机时,才可能暂时搁置固有矛盾站在一条船上。上世纪90年代以来,韩国民族主义情绪不断上涨,韩美关系持续弱化,韩国国内要求在2012年从驻韩美军手中收回作战指挥权的呼声也是一浪高过一浪。日美关系在过去几年也逐渐弱化,鸠山由纪夫领导的民主党政府能够历史性地成为执政党,靠的就是承诺将驻日美军普天间基地搬出冲绳。但如今,鸠山政府已经因为对美国强硬而被迫下台。“天安号”事件和延坪岛炮击事件的发生,让日本民主党政府认识到了驻日美军的重要性。然而,一旦危机解除,半岛关系缓和,日韩国内反美的声音又会抬头,因此,美国希望借此次机会,大肆夸大朝鲜的威胁,趁热打铁,“担负”起保护日韩小兄弟的大任。

此外,“三国同盟”并不符合潮流,它非但不会给东亚局势带来稳定,反倒让这一地区形势更脆弱,更紧张。延坪岛炮击事件发生之后,世界舆论都在指责朝鲜,却鲜有人去追究朝鲜开炮的原因,如果没有朝鲜半岛的分裂,就不会有朝鲜战争,如果没有朝鲜战争就不会有同室操戈,如果没有美韩联合军演的挑衅,也就不会有朝鲜的过激反应。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将责任归咎于单方面有失公允。基于此,即便美日韩结成铁三角,看似增强自身安全,实则未必。因为此举将增加朝鲜的安全担忧,它必然也会去寻找确保自身安全的渠道,从而形成了安全困境。实践证明,武力对峙和相互恫吓解决不了问题,各方最终还得靠对话来解决争端。

©2010 吉林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 版权所有
地址:中国吉林省长春市前进大街2699号 邮编:130012 联系电话(Tel):0431-85168357 传真(Fax):0431-85166153 Email:iis@jlu.edu.cn